講到「古典文學」,不論中外典籍,一般人的印象都認為它艱澀、沉悶、乏味、無趣等,更不用說「日本古典文學」的作品了。一來被翻譯的少,二來時代背景、文化現象差異大,更難理解。因此在台灣的日本古典文學只限於少數的學術研究,以及極少數大學日語文科系的教學科目,很難有效、有力地推廣開來。例如世界十大文學作品之一的《源氏物語》早有中文版,但全台灣到底有多少讀者閱完全文(漫畫版可能有很多年輕人看過),更遑論同屬日本平安時代(七九四∼一一九二)的其他文學名著了。或許藉由翻譯從影音效果佳的漫畫書、電視節目、電玩遊戲中去接觸日本古典文學的機會,反而會比較高也說不定。

但是自20世界末期起,不知是否是人們因為「世紀末危機」的現象,全世界的「麻瓜(《哈利波特》書中不懂巫術的人)」如同被施了巫術或符咒一般,開始對神蹟、科幻、命運、靈魂、鬼怪、奇人異事、巫術、陰陽術、五行說、占卜、占星等超現實的故事產生高度興趣。日本的夢枕貘創作出的《陰陽師On myou zi》雖沒羅琳(J.K. Rowling)的《哈利波特》那麼風靡全球,卻也在安部晴明所施的」之下逐漸發威,箝制住每個讀者的魂,因此小說版及漫畫版的《陰陽師》一部接一部推出,甚至電影版《陰陽師也即將發行。另外由於夢枕貘透過安部晴明於的日本平安時代的文學作品施」,讓一千多年前的奇人異事、靈魂鬼怪顯現在現代人眼前。

《陰陽師》的頭卷〈有鬼盜走玄象琵琶〉一開始就介紹安部晴明生於西元九二一年,是位「陰陽師」,而西元九二一年正值日本平安時代的前期,其時代背景猶如作者於頭卷一開始如下的描述:

 

    這時代,妖魔鬼怪不住在水遠山遙的森林或深山窮谷中,無論是人,是鬼,是陰魂,都同時存在於京城暗處,有時甚至屏氣斂息與人同居一個屋簷下。

 

作者也於陰陽師系列第二部《陰陽師──飛天卷》〈源博雅於堀川橋與妖女邂逅〉中,特別解說了日本第五十代桓武天皇在常岡京只住了十年便廢棄,另外大興土木建造平安京的主要原因,在於防止早良親王的冤魂作祟。而電影版的《陰陽師》(滝田洋二郎監督;安倍晴明:野村萬斎 ;源博雅:伊藤英明;道尊:真田広之等主演)就是以安倍晴明和解除早良親王冤魂封印而遭附身的道尊之間的鬥法,達到最高潮。電影版的《陰陽師》將於日本200310月推出,相信屆時會再起一陣陰陽師旋風。

陰陽師有如中國的方士或道士;有如西方的祭司或巫師,懂得觀星宿,通曉人相學,不僅會看方位,也會占卜,更會畫符念咒致人於死地,還會施行幻術。對於某些人們看不見的力量(如命運、靈魂、鬼怪之類),都深知原委,並具有支配這些神工鬼力的技術。

其中在《陰陽師》系列作品中,陰陽師安部晴明主要強調「咒」,他說這世上最短的「咒」正是「名」,舉凡人、事、物、山、海、川、鬼、怪、神、仙、魂、靈等,有「名」者皆已受「咒」的束縛,只要神通廣大能作動「咒」的人,便能掌控因「名」受「咒」的一切,這就是《陰陽師》系列作品中所謂的一字真言。

安部晴明這個名字以及他的相關事蹟主要出現在日本稗官野史、傳說故事集中,諸如平安時代的《大鏡》、《今昔物語集》,以及鎌倉時代(11921333)的《宇治拾遺物語》、《古今著聞集》、《續古事談》、《源平盛衰記》、《發心集》、《長門本平家物語》等作品。其中以《今昔物語集》、《宇治拾遺物語》兩書記載最多(各四篇)有關陰陽師安部晴明施行幻術的事蹟。

《今昔物語集》、《宇治拾遺物語》或其他故事集,可能只有《今昔物語集》較受台灣讀者耳聞過,其餘可能都是鮮少以中文譯介到台灣。《陰陽師》中出現過很多次平安京的最大道「朱雀大路」及第一大門「羅城門」,這些路名和城門名,我們在芥川龍之介的「羅生門」中,其實早已見過。眾所皆知,「羅生門」的故事原出處是《今昔物語集》,並且小說中的朱雀大路上的羅生門已是一座頹廢、鬼魅出沒、人跡罕至的場所。受電影的影響,「羅生門」雖被誤以為是「事情霧煞煞搞不清楚」的意思,但事實上它象徵著「男女貪婪自私、陰陽失調、五行不順」這種黯黑時代氛圍。不論《陰陽師》中出現的是百鬼夜行也好,或所有故事中的鬼怪、靈魂都於夜晚才出沒,甚至描寫男人探訪女人的行為也只出現在入夜後至黎明前這段時間,也難怪夜路走多了會碰到鬼。

不僅《陰陽師》的故事題材,連日本近代著名文學家芥川都曾多次取材自《今昔物語集》的「本朝物(日本傳說故事)」,可見此日本古典故事集的內容中,包含了許許多多希奇古怪的日本傳說故事。但是原文中的故事,都以古文記載,若無現代文翻譯,連日本人都很難看得懂;即使看得懂也感受不到故事的生動有趣,因為這類故事集大都只是當時的人,將以耳傳耳的古傳說故事照實以當時的語文整理成冊而已。當然需要一些善於虛構的文藝作家,於這些傳說故事骨架上賦予血肉,使之生命活現,才會受到現代人的青睞,否則千年故事將永遠被封印在古典文學的書頁裡。

《陰陽師》的故事題材除了取材自《今昔物語集》之外,有日本古典文學學養背景的作者夢枕貘,更自其他的古典文學作品中汲取養分,透過安部晴明這位富傳奇色彩的陰陽師的「咒」,一一讓封印於古典文學書頁裡的虛實人、事、物再度甦醒過來,活躍在現今讀者手中的書裡,最後再假手安部晴明的幻術鎮其魂靈、斬其魔障、歸其適所、撫其怨恨。例如《陰陽師──飛天卷》〈是乃夜露〉一篇的故事,就是以人稱日本羅密歐(在原業平)與茱麗葉(二條后高子)故事片段的《伊勢物語》第六段的〈芥河〉為創作構思素材而成的。除此之外,夢枕貘以渾然天成的創作手法,對不設限的日本古典文學一篇一篇地施以無形咒,讓讀者,尤其是對日本古典文學不直接感興趣的讀者,在陰陽師的引導下,一步步跨進日本古典文學的結界之中。回選單